数字化,将如何改变城市?

数字化转型的趋势,从企业延伸到政府和城市,并逐渐深入。4月9日,以“智行·见远”为主题的2021NAVIGATE领航者峰会在南京召开。在当天的城市数字化峰会上,新华三集团副总裁、紫光云与智能事业群智慧城市总架构师张鹏就《城市数字化创新与实践》的主题,分享了他对当下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困境和解决之道。从2013年国家推

  数字化,将如何改变城市?

  数字化转型的趋势,从企业延伸到政府和城市,并逐渐深入。

  4月9日,以“智行·见远”为主题的2021 NAVIGATE 领航者峰会在南京召开。在当天的城市数字化峰会上,新华三集团副总裁、紫光云与智能事业群智慧城市总架构师张鹏就《城市数字化创新与实践》的主题,分享了他对当下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困境和解决之道。

  从2013年国家推出第一批智慧城市算起,今年已是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第九年。数年的智慧城市建设,在去年疫情爆发后却出现尴尬的局面:手工填人口流调(流动调查)、健康认证数据不互通,给人们出行和生活带来诸多不便。

  问题背后的原因是,过去数年的智慧城市重建设轻运营、只建设不互通,并没有发挥数据的作用和价值。

  有鉴于此,2021年,新型智慧城市的概念走热。相比传统智慧城市的模式,新型智慧城市的项目要建立在统一数字基础设施之上,强调对数据的打通和运营。

  这与新华三智慧城市建设的理念不谋而合——智慧城市是“长”出来的,不是“建”出来的。

  城市数字化的三个困惑

  从2008年智慧城市概念的提出到今天,10余年城市数字化、智慧城市的探索,有喜有忧。

  作为智慧城市行业的深耕者,张鹏对此有切身的感触:“一方面投资不足,另一方面一个又一个的重复建设,造成的浪费比城市拆迁更多;一方面有治理挑战,另一方面一个又一个的烟囱,横向的打通比修路架桥更艰;一方面数据滥用,另一方面一个又一个的数据孤岛,安全共享比旧城改造更难。”

  在早期的城市建设中,修路搭桥、旧城改造的资源浪费几乎是每一个人的切身体会。在智慧城市建设中,如果还是按照传统的基建、城建思路,则造成的浪费、带来的困难会比以往更大。实际上,过去几年的智慧城市建设,投资了很多大机房,出现了很多问题。“有机房了,发现没设备;有设备了,没应用;有应用了,没数据;有数据之后,进不去看不了用不成。”张鹏说。

  造成这种情况的最大原因是,过去的智慧城市建设是技术导向型,没有做到以人为本。“很多技术的提供者,是卖面的面香,卖米饭的米饭好,但顾客到底是应该吃面还是应该吃米饭?不知道。”张鹏表示。

  技术导向的智慧城市,导致整个项目成了简单的技术堆砌。有的技术太超前,智慧城市消化不了;有的技术太滞后,又不足以支撑智慧城市;还有的出现错位,压根就没往需求里去。“所以你看过去几年的乱象,到处大机房、宽网络。”张鹏称。

  在他看来,如果城市的数字化只有技术的堆砌,而不是以人为本满足需求,城市的数字化一定没有出路。

  此外,智慧城市出现数据孤岛的一个重要原因,是过去有些数据大脑,在一些城市的落地就是一个数据仓库。

  “数据大脑”变成了“数据仓”,是因为项目建完之后就没有运营了,实际中的业务应用没有基于城市大脑生长,大脑的数据也缺乏更新。

  这就是“建”出来的智慧城市,而不是“长”出来的智慧城市。

  智慧城市是“长”出来而不是“建”出来

  今年2月,紫光股份董事长兼新华三集团首席执行官于英涛发表署名文章称,面对新型智慧城市美好的发展愿景,城市规划者们蜂拥而至,“建”得轰轰烈烈,但始终走不出“开花不结果”的怪圈,其根本原因在于大家仍停留于“以工业时代的见识谋划数字时代的发展”,没有真正意识到新型智慧城市是“长”出来的,不是“建”出来的。

  在此次领航者峰会上,张鹏就此进行了更为详细的阐述。

  数字化,将如何改变城市?

  新华三集团副总裁、紫光云与智能事业群智慧城市总架构师张鹏

  针对信息烟囱、数据孤岛问题,新华三的做法是打造城市操作系统。

  “我在四年前写书,就跟新华三一起把城市操作系统实践了一遍。但我们城市操作系统真正推出是在2020年。”张鹏说。

  城市操作系统,可以理解为是智慧城市建设的新“七通一平”。过去建设实体城市,需要通水、通电、通路、通气等,现在建设智慧城市则把要用到的模块放到了城市的操作系统层,而不是每个部门都建,即共享基础设施。

  “我们把原来智慧城市系统里SaaS层里面共性型的东西,和IaaS层里面服务化的东西,全部放到了PaaS层,然后形成了城市操作系统,这就是相当于是整体能力输出平台。”张鹏表示。

  过去,能力输出平台很狭义。“什么是能力?数据管理是能力,业务中台是能力。你仔细想一下,其实共性应用就是一种能力。”张鹏认为。

  共享基础设施带来的好处就是,第一,从底层形成了互联互通的局面;第二,从建设层节约了建设资金;第三,从数据层形成了数据交互共享,让数据跑了起来。“它变成了一个生长的土壤,它根扎得越深,数据上面长的应用越丰富。”张鹏说。

  在基础设施之外,还要有数据治理。“每个政府部门都有信息化的系统,但是到了基层,如何拿基层这一根针穿好上面垂下来的n条线,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。”张鹏说。

  为解决多头治理问题,新华三推出数智治理平台。对外,用一切手段做到事的数字化;对内,就是用流程的再造和优化,实现治的电子化;在底层搭建平台,实现管的智能化;最终推向老百姓、企业和城市治理者,就是理的移动化。

  “本质上讲,我们希望通过数智治理这一套平台,打通已经建成的n个纵向的治理平台,让各个应用系统能够汇聚在一起。”张鹏解释称。

  针对过往智慧城市中数据不用、滥用问题,新华三推出城市数据银行平台。张鹏解释,这一数据银行,是区块链支撑的去中心化架构,积小数为大数,推进数据基金服务。

  通过数据银行,让数据沉淀到用户自己手里,沉淀到城市手中,实现智慧城市的“以人为本”。

  数字化让城市不再是“城市”

  过去200年,工业化深刻的改变了城市的定位,城市的功能和城市的面貌。今天数字化,则是人类不断从物理空间向数字空间迁徙、聚集、重组的过程。

  单就城市来说,数字化将给其带来三个方面的变化。

  首先,数字化使城市原有功能退化。在张鹏看来,城市原有功能,一是城防(解决群体安全问题),二是市场(解决群体交易问题)。

  过去的城市,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,都有一个典型的特征——有城墙。城墙的作用就是防止群体性的拥挤,防御城市战争,保证城市发展成果。而到了工业化时代,城墙被慢慢拆除,城墙越来越少。保留的城墙,成了文物,成了城市的历史遗迹。这个时候的城市安全,要解决个体道德墙的问题,即防止盗窃诈骗。而今天进入数字化的时代,主要的安全挑战来自于数字诈骗,人身安全向数字安全转移。

  过去的城市中,市场是交易的地方,北京一些胡同的名字就是当年市场的名字。后来出现商场超市,所有的东西放在一起,可以一次性买完。现在网络时代,市场放在虚拟的空间中了,实体的交易向数字交易转移。

  第二,城市中心空间的贬值。过去中国有句老话,叫一铺养三代,买一个门面房就可以管三代。但是在今天,商业地产贬值了,不仅是因为房子变多了,还有现在人们吃饭购物都在手机。城市里的广场,过去式年轻人聚集的地方,现在成为市民跳广场舞的地方。

  换句话说,城市空间在空心化,在去中心化。

  第三,数字化带来城市发展方式的变革。张鹏表示,从城市招商的角度看,过去政府招商引资更强调效果,而近几年在一些发达地方,比如深圳、杭州等发达城市不再提奖励项目,更多是提请人才。

  今天城市里的政府分了很多部门。随着城市逐渐实现数字化,政府功能将越来越多聚焦到手机上,政府将变成一体化的政府。同时,因为有大数据,政府将无所不知,每一个个体也将看到一个透明的政府,形成双向的治理和监督。

  未来数字化的城市,不再是以前“多数人相等”的城市,而是“人人可定制”的城市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btc365vip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1542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lose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