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作为区块链世界里第一个出圈的小伙伴,NFT有着与现实中既存事物相近的逻辑,很容易被区块链的门外汉理解。1.假设你用NFT买了一件数字艺术作品。根据NFT(Non-FungibleToken,中文译成“非同质化代币”)的属性,这件艺术品具有不可分割、不可替代、独一无二的特点。

  作为区块链世界里第一个出圈的小伙伴,NFT有着与现实中既存事物相近的逻辑,很容易被区块链的门外汉理解。

  1.

  假设你用NFT买了一件数字艺术作品。根据NFT(Non-Fungible Token,中文译成“非同质化代币”)的属性,这件艺术品具有不可分割、不可替代、独一无二的特点。该艺术品从创建、定价、交易、再交易或损毁的过程在市场中完全透明,所有人都能看见这根链条,并通过交易使估值过程更加顺畅。OpenSea.ios是目前最大的NFT交易平台。它允许NFT投资者查看特定资产的所有交易历史、版本数量、挂牌和出价信息,先杜绝了买到假NFT的可能。

  NFT是数字加密货币的一种。区块链上的数字加密货币分为原生币和代币。价格涨上天并长期被质疑泡沫的比特币、以太币属于原生币,拥有自己的主链,用线上交易维护账本数据。代币则依附于现有的区块链,使用智能合约进行账本的记录。NFT属于后者。T指代的“token”意为“代币”,“Non-fungible”指非同质化,即不可替代及拆分,与同质化相对。

  要理解非同质化,需要先搞清楚什么叫同质化。你有一枚比特币,我也有一枚比特币,我的一枚比特币可以换你的一枚比特币,这就叫同质化。非同质化的意思与之相反,NFT使每件商品具有不可替代的属性,意味着每件商品都有独一无二的定价,不可以等价交换。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CryptoKitties

  适合NFT的商品范围很广,从最早以太坊中诞生的一万枚像素头像、区块链小游戏“迷恋猫”(CryptoKitties),到上个月推特CEO Jack Dorsey拍卖的个人首条推文,再到各类艺术品、收藏品、音乐作品等等……拿是否所有东西都可以用NFT的形式出售?

  空气就不行,乔丹呼吸过的那一口或许可以。水也不行,有特殊意义的那一滴可以。NFT存在的前提是限量供应,背后的逻辑是人为控制的稀缺。想有多少种就能创造出多少的迷恋猫,如果无限量供应将变得一文不值,盲盒、潮牌也是同样的道理。有藏品性质的物品与NFT天然契合,是情感联系、纪念价值及收藏癖让它们变得可贵。

  我们可以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个与NFT非常相似的对应——限量版的奢侈品交易。既不同于全世界仅此一件的收藏品,也并非量产的商品,这类商品的发行数量有限,每一件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。和NFT一样,它在世界上的流通过程也有记录可查。比如你买了一块限量版顶级手表,即使已转手数次,也大概率可以查到它的流通经历。如果你对同批次其它手表的去处好奇,一样可以查到它们的踪迹。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推特CEO Jack Dorsey拍卖的个人首条推文

  2.

  明白了NFT的基本概念以后,让我们来进阶一下。

  尽管NFT诞生于虚拟世界,它的独特属性帮助它打通了虚拟和现实的界限。还是以艺术品为例,你可以购买数字画,比如数字艺术家Beeple(真名Mike Winkelmann)耗时14年创作的《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》。他从2007年开始每天作图一张,最终把5000张图片拼接成一个316MB的JPG文件,并将其作为NFT出售。乘着这股劲风(或许是泡沫),这件作品在佳士得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拍出,成为该平台在世艺术家拍卖价格的第三高,大大出乎Beeple自己的预料。佳士得首次拍卖NFT作品成绩耀眼,激励其他人争做弄潮儿。马斯克女友Grimes的10件NFT画作在不到20分钟内卖出580万美元的高价。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Beeple《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》

  同样,你也可以购买对应真实画作的NFT。

  区块链公司Injective Protocol展示了NFT世界里,现实与虚拟之间的关联效应。购买了一幅涂鸦艺术家Banksy的画作后,该公司将其数字化为NFT,随后在直播间将画作销毁,引发对应NFT价格的波动,为我们描绘了一个高度关联的NFT系统生态。

  它的主要特点是没有冗余,高效简洁,有时冷酷无情,缺乏对艺术品的尊重。试想,如果毁灭的不是Banksy的画,而是《蒙娜丽莎》呢?即使买家手里对应的NFT价格坐上火箭,失去原画的代价依然是巨大而不可弥补的。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区块链公司Injective Protocol在将Banksy画作数字化为NFT后,将画作烧毁。

  3.

  现在换一个领域。NFT也给音乐行业带来很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手脚快的,比如美国摇滚乐队King of Leon,已把三月初发行的新专辑《When You See Yourself》做成NFT发售,销售额很快超过200万美元。林肯公园的创办者、联合主唱Mike Shinoda将自己制作的一段音乐作为NFT拍卖,最终以3万美元成交。他将用这笔钱建一个奖学金,以资助有经济困难的艺术生。

  对音乐人来说,NFT或许有望纠正流媒体吸走版权费的弊端,回到从前能靠卖作品和演出两条腿走路的时代。把音乐作品及周边做成NFT打包发售,挑战了互联网公开、共享的原则,把音乐从免费又推回到收费。

  完全独立于唱片公司和厂牌的音乐人将从中受益更多,因为歌迷可以直接向音乐人购买NFT,没有中间商赚差价。此举显然动了流媒体和唱片公司的奶酪。而要实现NFT在行业内的流通,只有少部分人参与是不够的。由于音乐行业是一个各环节紧密联系的行业,可以猜到它将遭遇的阻力。

  对音乐行业高管来说,NFT倒也不是全无好处。Empire唱片公司的创始人Ghazi Shami告诉《滚石》杂志,他畅想过如能跳过繁琐的银行系统,直接用比特币或其它加密货币支付,或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等待和消耗,还可以避免跨行转账的麻烦以及汇率兑换的损失。不过他所向往的似乎只是广义上的加密货币,并非特指NFT。

  从业者需要的其实不是能打通手的单一数字加密货币,而是一个可以让各类货币交易无阻的生态。这是一个大梦想,有此梦想的又何止小小一个音乐行业。

  不过,大型唱片公司真的愿意便捷支付渠道,即时向艺术家打款,而不是拖个半年,让钱生息?

  美国摇滚乐队King of Leon已把新专辑《When You See Yourself》做成NFT发售

  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Mike Shinoda将自己制作的一段音乐作为NFT拍卖

  4.

  支付方式的革新只是NFT在音乐行业的一块小拼图。苦大公司久矣的广大音乐人,从中看见“透明”带来的权力转移。如果NFT能把一个音乐人职业相关的所有信息都储存起来,包括演出和商业资源,就能少被公司薅羊毛。音乐人可以清晰看见自己的收入来源和流向,光是这一项就能改变许多。

  NFT音乐产品的另一个优势是收入的持续性。卖一件周边T恤只能赚一次钱,之后这件衫无论如何转手都与卖方无关。设想如果NFT周边设置成每转手交易一次,卖方就能从中获取一份收益,便能制造源源不断的现金流。

  对歌迷来说,购买NFT音乐产品和购买限量版CD/黑胶/磁带的性质是一样的。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音乐人的支持,和歌迷群体分享群体的喜悦。由于每位买家都能获知该NFT现存几份、售出几份、交易价格等信息,带来的参与感亦更强。

  歌迷还可以得到一个福利。NFT可以把产品做成“活”的。Portugal. The Man是主流音乐人里最早做NFT的。购买其NFT产品的歌迷买到的是一份动态的产品,数字演出花絮将定期更新。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Portugal. The Man是主流音乐人里最早做NFT的

  5.

  前面提过,NFT可以让商品的估值过程更顺畅。一个大的变革或许将从这里开始。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为什么从前的一盒磁带卖9.8元,一张CD卖两百块?流媒体上的数字专辑又是如何定价的?为什么音乐商品不能像艺术品一样,靠市场灵活的手来定价?

  厌倦了Spotify的音乐人RAC在一个名叫Super Rare的平台上以NFT形式发布了一条30秒的loop,获得2.6万美元的收入。

  RAC接着进行了更有趣的尝试。他本来想用数字和黑胶形式发行第三张录音室专辑,后来决定用NFT,每份NFT对应一盒实体磁带,当然是限量版。专辑完成后,他制作了100盒磁带,每盒售价20块美金,买家可以通过代币交易其NFT产品。想拿到实体磁带也行,购买后只需提出申请,就能收到一盒邮寄来的磁带。随着销售的进行,NFT的数量从100份逐渐下降,售价则从20块快速升至950块。几个月后,这个数字达到4800块,成为史上最昂贵音乐磁带。逻辑不难懂的NFT,会成为音乐行业的变革推手吗?

  音乐人RAC在一个名叫Super Rare的平台上以NFT形式发布了一条30秒的loop,获得2.6万美元的收入。

  6.

  种种NFT的财富故事都美好得像一个神话。比特币的疯狂洗礼为其它加密货币打下基础。在它描绘的未来场景实现之前,抢先入场者得到丰厚的回报,激励后来者进入。我们正看见泡沫在膨大,但不确定它会怎么转变。是真的做到去中心化,让音乐回到原始的点对点交换模式,还是继续作为小众的乐趣存在?

  在演唱会票务的运用方面,NFT似有更为务实的前景。一场票房火爆的演唱会,谁获利最多?极有可能不是艺人和主办方,而是黄牛,也就是庞大的二级市场。加密代币票务公司Yellowheart的联合创始人Adam Alpert粗略解释了一下NFT将如何把黄牛挤出市场。“票务公司可以制定详细的规则,规定每个座位的价格、转手交易的价格上限和允许交易次数,甚至购票人的年龄限制……”听上去很傻,而且不切实际,繁琐的规则一定会限制二级市场的活力。Yellowheart的目标很明确:确定票款的流向,压制黄牛活动,保证二级市场交易中的差额落入艺术家和主办方(或许再加上票务公司和场地方)的口袋。

  该公司2019年刚刚完成技术搭建,尚来不及大展拳脚就碰到新冠来袭。随着美国疫苗接种率的超预期推进,大型演唱会或将很快重启。届时,这套复杂规则效果如何,能打掉黄牛,还是让其中最聪明的人钻到空子?毫无冗余的规则消除了弹性空间,最终会让票务公司作茧自缚吗?

原创文章,作者:btc365vip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950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lose
close